遊戲【零〜紅い蝶〜】回鍋詳細介紹


響應將於 2012 年 6月 28日上市,人物作畫嚴重崩壞的『零〜真紅の蝶』,重新回鍋!


本文出自本人(Paris Tung)以前為百合會論壇的「百合維基」所賺寫的條目內容。
雖然N百年前就被人擅自拿去百度還是啥肖的用了,還是請各位請勿任意轉載。
要轉載也請註明出處。

homepage 2004

2005の計画 繭の変顔に注目すべし


注意:本條目非常正經,也有部份惡搞與YY成份。請自行斟酌。


零~紅蝶~為日本 Tecmo, Ltd. 遊戲公司(目前已與光榮合併)以「和風恐怖動作」遊戲為賣點製作的電視遊戲零系列第二代作品。
該系列以Project Zero為題,營造出以往恐怖遊戲未曾有的世界觀,融合了和風要素如牡丹燈籠、民俗考據、古老小村落、祭典儀式等故事情節與背景要素,並使玩家以「射影機」或第四代的「霊石灯」等道具來淨化幽靈,迫使玩家近距離與幽靈面對面等特殊設計為其賣點。其設定使主人公不具有其他遊戲的刀槍等攻擊系武器,故事設計與遊戲路線亦接近冒險遊戲,收集情報與關鍵道具,以拼湊出該遊戲背景的過往歷史,或各個幽靈自身獨特的故事也是該系列一賣點,加上日式怪談與美少女的設定,這些特殊與異國要素使得該系列在美國,亦曾獲得恐怖遊戲排行第二名,並在世界各地獲得一定程度的死忠遊戲迷。
目前本系列在故事內容上,除了第四代『月蝕的假面』以外,前三代在故事與人物上都有相當連貫性。為求完整理解,建議詳讀全系列作品內容。

時代設定:

在時序上,以主人公被捲入各個事件的時間來排列,等於三代作品發售的順序。依照工作人員的說法與推測,三代事件發生時間範圍為1986~1989,因此雖然主角們的衣服都很現代,但並無手機等能與外界連絡的手段,以達到故事合理性。
而如以登場幽靈仍還在世上的時代,也就是儀式失敗的年代來算,則是依照『紅蝶』、『Zero』、『刺青之聲』的順序來看,其年代更久遠,推算為至少百年以前的事件。
單就零紅蝶的背景設定來看,關於雙胞胎出產順序,日本直到1874年(明治七年)太政官令頒佈時才確立「先生兒為兄或姐」為法律條文,並在明治31年重新通達(可見該法律實行效力在各地不定),而依據現今留有記錄的「產婆妄說」推算出各地將先生兒視為弟妹,後生兒為兄姐的習俗興盛期為江戶至明治初期。因此推估紅蝶儀式失敗的發生年代,至少在1900年以前。


零 ~紅蝶~


平台:
* 零〜紅い蝶〜 (PlayStation2、2003年11月27日首發)
* 零〜紅い蝶〜 PlayStation 2 the Best (PlayStation2、2004年8月5日首發)
* FATAL FRAME II: Crimson Butterfly(Xbox、2004年11月11日首發)

故事背景:


『零〜紅蝶〜』的主人公為一對雙胞胎姊妹,天倉繭與天倉澪。1988年,兩人聽說童年時居住的故鄉將因水壩建設沈入水底,因此決定在建設前去看故鄉最後一面。兩人以往常在故鄉淺谷周邊嬉戲,但其實童年時兩人曾有痛苦的回憶,那就是姊姊的繭曾在附近的山道失足滑落,以致至今不良於行,妹妹澪對此事一直抱有愧疚感。正在她回想此事時,才發現繭消失了蹤影。四處找尋的澪有如被閃爍著紅色光彩的蝴蝶吸引,進入了森林中,等找到姊姊繭時,兩人已被關進了已從地圖上消失的村落ーー皆神村ーー之中。

遊戲本體說明書上序言

雙胞胎姊妹,繭和澪終於來到童年時渡過數年的故鄉。
兩人童年時的祕密場所,這座淺谷,
將在暑假結束後沈入水壩底下。

陷入回想的澪,回神抬起頭後,發現繭已消失蹤影。
四處找尋的澪發現的是
追著「紅蝶」漸漸走入森林深處的繭的身影。
有如被紅蝶引導奔入林中的繭,
她的背影,漸漸與身著白色和服的女性重疊而去。
追著繭的澪,
不知何時,獨自立於被濃霧掩蓋的山道上。

風中傳來的是,哀戚的歌聲。
從林木間隱約看到的是,燈火的行列。
澪,有如被引誘般,
往那祭典行列合流的地點前進。
但是,走出茂密的森林後,
看到的卻是,被無數的蝴蝶圍繞,呆立的繭一人。
「姊姊?」
聽見澪的聲音緩緩回過身的繭,
和紅蝶們一同翩翩起舞。

「從地圖上…消失的村子…」
兩人的眼前,被霧所包圍的陰暗村落正在擴大…。

遊戲舞台:


從地圖上消失的「皆神村」
在鄉下的深山,即將沈於水壩下的森林中,
是傳說古時曾存在的村落,
以某個祭典為界,自此消失在世界上,
而成了一片被濃霧籠罩的森林。

就算到了至今
仍流傳著只要在該森林迷路
就會被這座村莊給引誘,而遭到神隱的傳聞。

這座村裡飛舞著「紅蝶」,
持續著永無天明的夜晚。


以下為人物、用語說明與相關軼聞,不想被劇透者,請勿貿然點入。

推薦已玩過,想要回味的玩家,或是不敢玩,只想快速了解劇情的人欣賞。
還未玩過且有挑戰精神,又有Wii的遊戲玩家:
請密切關注 2012 六月 28日即將發售的『零〜真紅の蝶〜』



人物介紹


(注意,以下內容有【】記號部份,為官方設定內容,而其餘部份則皆為額外補充,牽涉到劇情,不想被劇透者請速速略過)





天倉澪(CV:神田朱未):
【主角。雙胞胎中的妹妹,個性開朗活潑。一直認為自己該負起小時候繭受傷的事件的責任,心中決定無論何時都要保護繭。只要握住姊姊的手,就能看見姊姊見的”不可能的光景”,靈感不如繭強。】

追著被紅蝶吸引的繭而迷失在皆神村裡。途中開始利用在村落的廢屋中發現的射影機,企圖打倒各種怨靈與大魔頭,來與繭兩人逃出村落。
在「紅蝶」結局中親手掐死繭,導致內心受到極大創傷。在第三代『刺青之聲』澪亦有出場,該設定便以「紅蝶」為正統結局,暗示澪因殺死親姊姊的愧疚感,導致被拖入零華的睡眠攻擊中,最後更為了與繭永遠在一起,選擇永恆的沈睡。在「虛」結局裡,澪雖和繭共同逃出,但在打大魔頭時為了救險跌入虛裡的繭,而看到了傳說絕不可窺視的虛內部(有傳聞裡面是筋肉兄貴們的怨靈,畫面太過衝擊),導致失明。此後與繭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雙殘、相互扶持生活!而在XBOX版 Very Hard難度中,另有增設獨創的「約定」結局,該結局兩人平安無事地逃出村落。雖然故事中未有說明,但有不少玩家推測澪在遊戲OP中,進入森林見到在消失的村落前哭泣的八重時,就已經被憑依了,因此後來澪的行動或許部份出於她自己的意識,也有八重的意識。

天倉繭(CV:川澄綾子):
【澪的姊姊。文靜,容易陷入複雜的思考。體虛,總是依賴著妹妹的澪。小時候曾和澪一起玩時不慎從山道跌下,導致不良於行,因此現在不太能奔跑(遊戲中一但主角離之過遠,她就可能遭受周圍小靈襲擊)。靈感雖強但抗性不佳,是容易成為靈媒,被各種靈魂附體的體質。】

在難度Hard中面臨真最終頭目戰時,會播放稱為『繭的告白』的台詞BGM。內容顯示繭因童年的事故,讓澪陷入自責而總是將繭惦記在心頭,並無時無刻都陪伴在自己身邊一事,偷偷地打從心底感到Happy。但根據零的官方FanBook(以下簡稱FB)裡柴田總監的說明:該受傷事件絕非繭為了束縛住澪而故意引發的。繭並非針對澪才讓自己跌落谷中,而是一種類似衝動的心境,是因為想到未來總會與澪分離而感到悲觀,近似自殺的行為。當然,相信YY的玩家們仍能從中發覺姊妹愛的真諦與蛛絲馬跡。
在「紅蝶」結局中被澪縊死,根據FB的說明,繭之所以堅持執行儀式,是因被紗重憑依,而與她同化產生「希望被姊姊(八重)殺死進而合而為一」的想法,而澪也是由於被八重憑依,而下定「接受紗重心意」的決心,因此在雙方同意的情形下執行了儀式。該官方見解非常合理,證實該儀式的舉行,並不符合在「紅蝶」結局後哭奔追著紅蝶的澪自身的意願。
「噓」結局中,有幕繭凝視著眼睛纏著繃帶的澪,而露出祥和笑容的畫面。關於這微笑,有玩家認為是「繭心想將來換自己幫助澪,而露出的溫柔微笑」,也有一說是「繭終於滿足了佔有欲而露出的奸笑」。一般而言,玩家對繭的看法有依賴純真派與腹黑派兩種看法,分別套入兩種解釋。邪惡的百合玩家通常支持後者!

天倉操︰
繭和澪的父親,未登場。被認為在主角兩人小時候玩耍,繭出事時進入深山搜索,而直接失蹤。他是入贅至天倉家的人,舊姓「麻生」,和發明「射影機」與「靈石收音機」等物的麻生邦彥有血緣關係。

天倉靜:
繭和澪的母親,未登場,無靈力,為第三代『刺青之聲』登場的天蒼螢的姊姊。在操失蹤一陣子後,帶著兩個孩子搬到都市去住,現在又帶著兩個孩子來拜訪將沈入水底的故鄉。特別擔心繭,不斷囑咐澪「要一直待在姊姊身邊喔」。這是因為她出身皆神村附近的深山村落中,從小就聽說過「從地圖上消失的村莊」的傳聞,從小就告誡澪「要是晚上玩太晚,會迷失在村子裡喔」。對孩子們謊稱父親是已經去世了。但由於操也是在皆神村附近失蹤,再訪這帶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夙願。

黒澤紗重:
黒澤八重的雙胞胎妹妹(實際出生順序早於八重,依據現代標準實為姊姊)。和繭一樣性格文靜、體虛。希望姊姊八重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但兩人卻被選為該年的巫女=祭品。故在紅贄祭前接受立花樹月的提議,打算和姊姊與宗方良藏一起逃出皆神村,結果在同樣的山道上失足,被村人活捉帶回去,被迫單獨舉行儀式,對村落心生不爽,加上對姊姊未回來找自己感到心灰意冷,怨恨很大,加上祭典如非雙胞胎則不成,故導致儀式失敗引發『大償』。其後出來作祟把村民們個個殺死,也就是滅村的當事人。怨靈名:身穿染血和服的女人!
在主角進入黑澤家時,可看到紗重透過繭狂笑,像是精神崩潰的樣子。推敲其原因有兩者,一是認為姊姊丟下自己逃跑,還有自己喜歡的立花樹月自殺的緣故。在「紅蝶」結局時,藉由澪(八重)完成儀式,化為蝴蝶。在「虛」結局中則獨自跌入虛中。 XBOX的「約定」結局裡,和前來迎接她的八重一起投身虛中,兩人結合為一支蝴蝶,過著比梁山伯與祝英台還歡樂浪漫的幽靈百合生活。

 黒澤八重:
黒澤紗重的雙胞胎姊姊。和澪一樣性格活潑,無論何時都盡全力保護妹妹紗重。當年皆神村唯一的生存者。在第一代『Zero』中也有登場,和雛咲家過去的事件有所牽連。
她在與紗重逃跑的路上,兩人因紗重從山道摔落而失散,之後迷失在森林中一面拼命尋找紗重,而企圖回到村落,但村子當時早已因大償被消滅了,所以怎麼找都找不到,只能在村莊入口徘徊,其思念還變成地縛思念靈體待在村莊入口,可見其愛之深!但她因村莊消失與喪失妹妹的衝擊過大,導致喪失記憶,之後被宗方發現一起生活,之後一家人移居至第一代的冰室宅邸。該事件過後她的個性也變得不如以往,顯得有些抑鬱寡歡。

黒澤良寬:
紗重、八重的父親。身為村莊代表具有操控皆神村祭典事宜的權力,被稱為祭主。雖然對妻女有著深厚的愛情,但為了保護村莊則不惜一切手段,他原本希望如果樹月和睦月的儀式能先成功,就用不著輪到他的親生女兒,可惜先前的祭典並不成功,故狠下心要求女兒執行儀式。他自己也在以前的祭典中親手殺死弟弟成為「鬼隻」,對此也耿耿於懷。怨靈名:黑澤家當主。

立花樹月(CV:保志總一朗):
【澪在村落裡遇到的白髮少年。被關在倉庫牢房中,透過小窗戶給澪各種提示建議。】

他是本故事的終極好人!不斷給提示幫助澪找繭,並稱呼澪為「八重」。本在八重和紗重該舉行儀式的前年,因為良寬的考量,成了犧牲者『雙包胎御子』留下來的殘留者。雖然他舉行了儀式,殺死了弟弟睦月,但他對弟弟感情過於深厚,使儀式無法成功又失去親弟弟,受到打擊而一夕間成了白髮少年。也因此祭典仍舊輪到八重和紗重舉行。為了守護和弟弟的約定,也為了不讓兩人也留下同樣痛苦的回憶,樹月拼死幫忙姊妹倆逃亡,便拜託宗方良藏帶姊妹倆逃出。原本宗方也打算帶樹月一起離開卻被樹月拒絕。樹月讓自己成為誘餌好讓姊妹倆逃亡,在被村人發現他幫助巫女逃亡後,就被關進了倉庫裡。他未確認兩人是否安全逃出,以為自己已經達成使命和心願,便在倉庫裡上吊自我了結了(有一說是因為他得知姊妹兩脫逃失敗而自盡)。
他一直愛慕著八重,所以對澪也一直很親切,成為本作唯一會給主角建議的好靈好人好事代表!貼心捏它:紗重暗戀樹月,但也很喜歡姊姊八重,應該知道樹月喜歡的是八重。至於八重…因為沒有明確被指出過,個人推測她喜歡的應該是紗重(錯)。

立花睦月:
立花樹月的雙胞胎弟弟。未登場。樹月靈體時常請求著他的原諒。黑髮。身子似乎也很弱。曾和哥哥約好別讓黑澤姊妹留下同樣的回憶,因此希望樹月讓儀式成功。

立花千歳(CV:米本千珠):
樹月和睦月的妹妹。天生弱視,為了讓她在一定距離下仍能找到人,哥哥們給她了鈴鐺,因此她出現時一定會有鈴聲。是個害羞怕生的小蘿莉,加上弱視,所以不常出門,總是躲在壁櫥裡,也因此肌膚很白,被玩家視為本作最可愛最有拍照價值的靈體之一,人氣十分強大。十分怨恨八重和紗重,因為她覺得是她們害樹月被關和自殺的,且似乎也隱約知道樹月對八重的感情,所以就算害羞,只要澪經過就會一邊大叫「還我哥哥來!」地奮起襲擊,無時無刻想致澪於死地,但是很弱。特殊技能是藉由哭叫消滅周圍的光線,據說是因為弱視,這樣才好趁變暗時到處亂跑。怨靈名:身穿紅色和服的少女。

真壁清次郎:
【為了調查皆神村的祕密祭典而至的民俗學者。企圖使用在當時被視為稀奇的道具攝影機,來記錄村落的樣子與祕密祭典。】他畢生追求尋找「黃泉之門」,和他的助手宗方良藏一同進入皆神村,但之後村落就消失了。生前和麻生邦彥為好友關係,所以才能帶著射影機等機械設備來拍那些「不可能的事物」。是本作裡登場的「楔」,也被稱為「繩之男」,這是因為他成了暫時代替紅贄祭而舉行的「陰祭」的犧牲者。在大償發生時,負責殺害企圖逃出村莊的村人們。在黑澤家出現過不少次,和紗重一樣有無敵狀態加持,主角須如遇則逃。在最後和紗重可謂一起登場的副頭目!

宗方良藏:
真壁的助手。和樹月、睦月為好友,被樹月拜託幫忙執行逃亡計畫,而與真璧一同進入皆神村。聽從師父的話,他先暫時離開了皆神村。但當他為達成和樹月的約定而再度造訪時,村落已經消失了,空留在本是入口處徘徊喪失記憶的八重。在初代『Zero』裡,作為以前住入冰室宅邸以調查的民俗學者登場,也是連結兩作的人物之一。

 桐生茜:
桐生薊的雙胞胎姊姊。是比黑澤姊妹時代更久遠以前參加過祭典的人物,在黑澤姊妹時代已是故人,但現在其靈魂仍在桐生家裡徬徨。生前因為祭典而得了心病。怨靈名:雙胞胎少女的幽靈。

桐生薊:
桐生茜的雙胞胎妹妹。和姊姊一樣早已是故人,本作中也有以靈的姿態出現、但不同於一般靈體,她是藉由稱為「軀」,擁有意志的人偶登場。和茜的霊體一起行動。怨霊名・雙胞胎少女的人偶。

桐生善達:
茜和薊的父親。人偶師。在皆神村各地都有他所製作的機關。除了機關外他也做了不少人偶。和他女兒一樣已是故人,於他那代絕後。因為桐生茜在祭典後得了心病,他才為女兒製作了一個薊的人偶,也就是軀。結果卻導致薊的靈魂附著到人偶上,儀式失敗。怨霊名:人偶師。

槙村真澄:
為建設水壩而來到皆神村附近的調查員,不小心迷失至皆神村中。他因相信皆神村傳說,本不願參加調查活動,對皆神村附近的失蹤故事也耳熟能詳。本打算和來找自己的戀人・須藤美也子一起逃出村莊,卻慘遭楔凌虐至死。怨靈名:被切割的男人。

 須堂美也子:
槙村真澄的戀人。雖然搜索隊已經放棄尋找槙村,但她直覺男友還活著,為了他還是獨自來到皆神村附近並誤入。雖然和槙村得以於皆神村再會,卻被化成怨靈的槙村掐死,也成為怨靈。因此會邊喊著「為什麼?」出現在澪面前,將是澪第一個退治的小頭目。怨霊名:迷走的的女人。

麻生邦彥:
真壁的朋友,研究靈界的學者。為了驗證只有靈媒和靈能力者才能見到的事物,而改良了當時最先進的照相機、收音機、放映機等先進儀器,欲使之捕捉常人不能見的事物。在真壁調查皆神村前,交給他相機的試作品。因其研究特異,被學界視為異端,在研究途中死於非命,於是相機捕捉靈體的原理就成了永遠的謎團。



用語集

貫串全系列的用語


射影機
為零系列最關鍵的物品,有數台存在,由異界研究者麻生邦彥博士所開發製作,可以拍攝到“不可能的事物“的相機,根據遊戲中麻生的手記來看,目前出現的射影機除了『Zero』裡的以外,全是試作品。麻生依據自己的理論開發各種捕捉異界形貌的機器,但隨著他的失蹤,這些發明也跟著下落不明。除了拍攝靈與殘留思念的能力外,還能藉由攝影來除靈。而且在雛咲家流傳的射影機,還能將怨霊封印在相機內。可是用射影機拍攝靈體的行為本身,會導致使用者的內心被靈侵蝕,而令使用者迎接悲劇性的結局的案例不少。射影機的除靈效果和使用者本身的靈力與使用的膠卷等級密切相關,越強的膠卷數量越稀少貴重。另外,根據不同的使用者,可以發現各種不同的強化鏡頭,達到不同的特殊效果。
儀式與災厄
貫穿全系列,設定都有一個在與世隔絕的環境下舉行的祕密儀式。這些儀式全以人為祭品,十分殘酷。是與死人的世界密切相關的危險儀式,當儀式失敗必定引起大災難,其相關者與鄰人非死即衰。主角們到達的地點,都是因儀式失敗而成為無人廢墟,被詛咒的土地,然後已再現過往失敗的儀式達成封印效果為正統結局。
黄泉之門
依據不同作品有不同得稱呼與形態,但主角們的最終目的地一定皆為,被視為冥界與人界的交界而被祭祀的禁忌場所。至今已有諸多人物企圖調查而喪命,因此沒有正確詳細的情報資料,只有斷續的傳承。但這個概念可謂引導玩家在各個散亂資料中找尋最終目的地的根據。
靈石收音機 讓主角們在遊戲中聆聽靈體傳達的話語,成為線索。
膠卷(菲林)= Film
分零七式、十四式、三七式(零Zero特有)、六一式、七四式(零Zero特有)、九零式和零式。每種膠卷皆有不同的攻擊力和填充時間,為射影機攻擊怨靈的主要手段,等於彈藥。
鏡石 數量稀少,主角身上只能裝備一塊。當強大的怨靈攻擊主角導致死亡時,鏡石會提供主角多一條生命復生再戰。
萬葉丸 遊戲中的補血物品,能補充少量體力,約三分之一。
御神水 遊戲中的補血聖品,數量稀少,一次全滿。
Zero shot 等靈體越靠近,相機鏡頭畫面上出現紅色光圈咒文時,抓對時機就可以進行,記得瘋狂連拍,直攻怨靈罩門!

紅蝶專門用語


雙胞胎信仰
在皆神村每隔一段時期便會有雙胞胎出生。村民深信雙胞胎具有特別力量,能夠封印住通往黃泉的入口。村民相信雙胞胎本來為同一人,只要藉由紅贄祭使兩人合為原來的一體,巫女就會成為神子而獲得神力。
紅蝶
皆神村裡只要紅蝶增加,就代表黃泉之門即將開啟,而村民也會接連受瘴氣影響發瘋,因此每當紅蝶增加時,就是該執行祭典的時候。雙胞胎姊姊勒死妹妹的勒痕,會在祭典最後幻化為紅蝶,飛翔於村莊周圍。紅蝶是被犧牲的靈魂的形影;對稱的蝶形,代表著雙胞胎以及雙手絞殺的痕跡。所謂紅蝶增加,也是因為黃泉之門的封印變薄弱使得犧牲者的靈魂開始散佈的緣故。
紅贄祭
在皆神村裡,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舉行雙胞胎兄長殺死弟妹的儀式,由兄長掐死弟妹並以其軀體封印住虛。紅贄祭有在地上祭壇舉行的表祭和在地下舉行的裏祭,表祭中,村民和著鈴聲與太鼓唱著贄歌,祈求祭典成功,外賓能看到的也只有表面祭典。而在表祭舉行同時,地下也由祭主與宮司們舉行著雙胞姊妹或兄弟相殘的裏祭。
雙子巫女・雙子御子
執行紅贄祭的雙胞胎姊妹將被稱為雙子巫女,兄弟則為御子。
紅羽
指雙胞胎兄弟或姊妹,兄姐為後巫女・御子,弟妹為前巫女・御子(因為先出生的是弟妹,後出生的是兄姐),而被殺死的前巫女將成為紅蝶成為村子的守護神。紅蝶代表巫女升天,能以蝶翅開啟天空召來光明。
鬼隻
在村裡,殺了另一個身體而存活下來的後巫女或御子,稱為鬼隻,被村人們敬畏著。傳說很多鬼隻都過著捨棄世俗的隱士生活,也有因殺死弟妹而導致精神異常的,也有人見過鬼隻在村落外很寂寞地與紅蝶玩耍的。因為據說雙胞胎能感應到彼此的痛苦,所以在鬼隻上也會隱約殘留著紅蝶狀瘀痕。
忌人
因準備紅贄祭而在虛附近活動、為虛開封的人。傳說窺看虛內的黑暗便會發狂而死,因此縫死他們的眼皮,為了不讓他們談論虛,而毒啞他們的喉嚨。在村中一但決定了忌人,那一家就得世世代代當忌人;而打破禁忌窺看虛的人,也得同樣變成忌人。
宮司
在紅贄祭誦讀經文者,臉上蓋有寫著除魔古文的布片,這也是為了不讓他們窺看虛。會不斷敲著錫丈,和主題曲開頭相呼應。
雙胞地藏
每數十年就會舉行一次祭典。每次祭典過後就會立起一個雙胞地藏,但不知為何其中一個的頭部都會漸漸消失。
陰祭 使活人祭品成楔的削身儀式
人柱
當紅贄年來臨時,會地震,故須獻上楔。也就是以活人為祭品,作為怨靈的供品,藉此鎮壓村中異象。附帶一提,人柱是日本歷史與傳說還有民俗學界中,十分出名與引發過不小爭議的研究題材之一。例如『刺青之聲』裡的人柱設定,就非常符合日本古來可能有過的活祭現象。
楔~削身
在紅贄祭之前,為了先暫時壓抑虛的封蓋而做的人柱就叫做楔。傳說成了楔的人所受的痛苦程度越高,就能成為越強力的楔。傳說最早成為楔的祭主,在經歷各種苦修後自己舉行了切割身體的削身儀式,成了肉身佛。其後,只要當虛的封蓋裂開時就會製作楔,據說之後的楔都是神官逼迫村民當的。而有時候村人會把難得而至的賓客暗中當作楔,在熱情款待之後就將之處以削身儀式。這也使得和皆神村有關的失蹤傳言,被更加地渲染與流傳。

全身傷痕累累的乾屍。在本作中出現的楔就是民俗學者真壁,他像追蹤者一樣不斷對澪她們窮追不捨。他是在一個特殊的房間裡被宮司們作成肉身佛,已經完全喪失身為人類時的記憶,化為完全惡意的存在。
災厄
本作中的災厄是指,當儀式不完全,失敗或是未舉行儀式,將導致黃泉之門開啟,使災厄降臨。到時天空將完全被黑暗籠罩,且村民無一倖免死光。

虛是皆神村地下祭壇中央巨大的洞穴。那便是通往黃泉世界的入口。虛被巨大的岩石封蓋住,傳說若是岩石開啟,虛中的黑暗就會蜂擁而出。其為禁忌之地。

傳說過去曾有一次儀式失敗導致封蓋開啟之事,因被虛散發的瘴氣吞噬,瞬間有十幾人發狂而死。因當時已無其他雙胞胎可執行儀式,故祭主自己成為人柱,防止瘴氣釋出。
大償
虛得封蓋完全開啟,瘴氣完全湧出,包覆整個村莊,使村莊陷入永遠的黑夜。許多村民發狂而死,或是受不了恐懼而自殺。而從虛中現身的楔與被犧牲的雙胞巫女,還有各個怨恨村民們的靈體就會一次出來作怪,不斷地虐殺村民,就算村民都死了,村落已經消失,還是繼續虐殺著成了靈體的村民們!GJ。
從地圖上消失的村莊
也就是皆神村,這也是兩位主角小時候常聽祖母提起的,從地圖上消失無蹤,深山裡的小村落。在那邊失蹤的人,謠傳是誤闖進了那個村子裡。

主題曲


* 天野月子「蝶」(ED)
作詞作曲:天野月子 編曲:戸倉弘智

日文歌詞 與 中文翻譯(巴黎直譯)

地下に潜り穴を掘り続けた(潛入地下不斷挖掘著洞穴)
どこに続く穴かは知らずに(不知洞穴究竟延伸至何處)
土に濡れたスコープを片手に(只隻手拿著被土壤濕濡的鏡頭)
君の腕を探していた(尋找著妳的手腕)

つぎはぎの幸せを寄せ集め蒔きながら(一邊收集零散破碎的幸福 並撒下時)
君の強さに押し潰されてた(卻被妳的強韌給壓潰)

焼けつき(燃燒殆盡)
焼けつき(燃燒殆盡)
剥がれない掌の跡(無法剝落的掌痕)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雲間を裂いて(用殘破羽翼撕裂染紅的雲端)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巧妙地振翅好讓妳 發現我吧)

繭に籠もり描いた永遠は(躲在繭裡所描繪的永遠)
どこに芽吹き花開くのだろう(究竟能在哪裡萌芽綻放呢?)
朝はやがて闇夜を連れ戻し(早晨終究會被黑夜帶回)
わたしの眸を奪ってゆく(漸漸奪走我的眼眸)

月灯り(月光閃爍)
手探しで重ね合い鏈れては(我相信 只要摸索 重合糾結在一起)
君の在処になれると信じた(就能成為妳的所在之處)

燃え尽き(燃燒殆盡)
燃え尽き(燃燒殆盡)
戻らない約束の場所(無法回去的約定的場所)
ちぎれた痛みで黒く染まる大地を駆けて(奔過被凌遲之痛染黑的大地)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巧妙地振翅好讓妳 發現我吧)

叫んでも聞こえぬなら(如連嘶喊也無法傳達)
その手で壊してほしい(希望用妳親手毀滅)
まだわたしを「わたし」と呼べるうちに(趁我還能成為「我」之時)
抱き止める君の腕が穏やかな塵に変わる(緊抱著的妳手腕 將化為安穩塵土)
ただ静かに(只是安詳地)
天を仰いだ(仰天而逝)

焼けつき(燃燒殆盡)
焼けつき(燃燒殆盡)
剥がれない掌の跡(無法剝落的掌痕)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雲間を裂いて(用殘破羽翼撕裂染紅的雲端)
燃え尽き(燃燒殆盡)
燃え尽き(燃燒殆盡)
戻らない約束の場所(無法回去的約定的場所)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巧妙地振翅好讓妳 發現我吧)

相關作品與軼聞

2002年夢工廠曾經發表要製作以『FATAL FRAME』為題的真人版電影,目標在2005年11月後於全美上映,但是到2009年的現在尚未實現。或許是因為有太多死忠遊戲迷不想看到由外國金髮妞演的紅蝶。。。因當初夢工廠計畫找美國人來演,引起一陣反彈。

2004年夏天,以『零〜紅い蝶〜』為題材的和風恐怖動作立體電影「4D零」在日本三家電影院上映,因為其量小加上需佩戴3D立體眼鏡觀賞,未發售 DVD,外國也無緣看到,全完整片段目前成為傳說。但現在網路上仍有得找,但如無立體眼鏡,實為不舒服之觀賞體驗。衷心期盼公司出之。
例如:http://v.youku.com/v_show/id_cg00XMTQzODAzMzI=.html

雖然零系列每一代都有相當深入與悲情的故事設定與人物情感刻畫,但第二代『零~紅蝶~』具備相當的百合與姊妹、兄弟愛要素與糾結的情感成份,使得本作一時間引起不小話題,直到現在仍被百合迷與恐怖遊戲迷視為佳話,其同人小說的數量之多,為其他幾代所不及(第四代也有相當數量的同人作品)。在台灣巴哈姆特零系列專屬討論區、百合GL版,以及大陸百合會論壇都有為數的華人同文作品。日本同人小說與繪畫,以及各地零散的同人也有不少。

零系列在歐美的人氣與名聲有如Silent Hill一樣,具有量少但是相當死忠的遊戲迷。例如因官方無釋出原聲帶,因此有歐美玩家釋出的非官方原聲帶,還有全影片特集等,也有為數不少的專屬討論區存在。『零~紅蝶~』的姊妹愛與相當悲情的設定,也吸引了不少歐美玩家的支持。

歌手天野月子因為零系列,獲得空前絕後的名聲與人氣,擔任每一代的歌手。尤其是每代遊戲的歌詞都與遊戲主題密切配合,使不少玩家從此成為天野的支持者。而『零~紅蝶~』的歌詞更是在發售當年於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

我猜有些玩家對這些設定或許一直有個疑問,就是,為什麼每一代的村民都非要住在黃泉的出入口附近?不可以搬家嗎?沒事找事。歷代故事設定都很綿密也很有趣,但這個基礎設定,雖然是使遊戲成立的默認共識,卻仍使一些玩家始終百思不解。

根據銷售量排行來看,零系列雖然是日本國內外都相當有名,享譽全球的恐怖遊戲。但其銷售量和其他遊戲相比實為極低,一向被Tecmo公司視為提升公司形象與名聲的賠錢貨。這是真的。請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最後並附上真正的結局的影片(TRUE END「紅い蝶」)


八年を経っても泣けるゲームの歴史を刻む名エンディング

2 comments:

  1. 看完我有種想學千秋的FU  ひぃぃぃ!!!
    感覺最衰的是叫真壁的那位。。。
    這故事告訴我們 不要沒事去當民俗學者!!
    還有 不要去住鄉下!! LOL

    ReplyDelete
  2. 這麼好笑www
    我還是因為這款遊戲才想當民俗學者的耶~
    不然本來想做的是考古探險家w

    結論居然是不要住鄉下www
    都市也有都市傳說呀

    我最近玩的零系列的3DS遊戲「幽靈照相機」就是都市傳說。
    傳說拿到那本紫色日記的人就會被拖進那個鬼房子裡之類的www

    ReplyDelete